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谭飞

影视知道分子、导演、电视脱口秀主持人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两种语境下的李星文  

2013-03-22 12:26:0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认识李星文多年,开始几年总觉得他跟我完全不是一路人,他是名门正派,少林武当,至少上二版的北青报知名社评人,整天拾掇关于国计民生的种种大事要务,影视评论仅是闲篇,偶一涉及,也是至大至刚,正经八百。    大家都知道,在中国做评论有个绕不开的问题——语境问题,打一个不一定恰当的比方:比如说李承鹏的语境限度大概是《苹果日报》,韩寒的语境限度大概是《东方日报》,李星文的语境限度碍于他的公职,大概就只能在《北京青年报》之下打转。语境问题对评论最大的影响在哪儿?当然就是评论内容的自由度,是观点的犀利直率程度,甚至也会是文字的生动感及张力。我现在基本不愿写约稿,原因是,我总得要符合邀约媒体的语境要求,对我这自由散漫惯了、想哪儿写哪儿的人来说,这是件颇为难受的事。所以我基本是写博客,在自媒体上,想说什么说什么,能做到80%程度的直抒胸臆。    李星文的影视评论风格近来有突变,那种“正儿八经”感逐渐被“自由捭阖”取代,“四平八稳”逐渐让位于“锋芒毕露”。我怀疑写疲了社论的李星文现在把写影视评论当成他化难受为爽、突破瓶颈、呼吸自由的最重要的管道。你把他写的那些社论跟他写的影视评论放在一起比较,有时候甚至难以相信两者出于同一人之手。用两个字描

认识李星文多年,开始几年总觉得他跟我完全不是一路人,他是名门正派,少林武当,至少上二版的北青报知名社评人,整天拾掇关于国计民生的种种大事要务,影视评论仅是闲篇,偶一涉及,也是至大至刚,正经八百。述——分裂,尽管这听起来不是比较悦耳的表扬,但这的确是实情。    绝不是人格分裂,而是不同语境限制导致的分裂。社评背后浮现出的是一个四十岁中年人的严谨、规矩、制式;影视评论背后则浮现的是一个心有余、力仍足的三张文艺青年的专业、细腻、张狂。当然,以性格、气质论,李星文的影视评论还没有到那种极端个人化、极致符号化的程度。他的文章还是尽量求客观,并不追求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语词效果,但很显然,在尺度上,影视评论中的李星文找到了机会放肆一把。 在我们这个国度,李星文的幸福在于影视评论的尺度仅次于足球评论,足球评论骂个足协主席没问题,因主席最多也就是一正局级干部;而影视评论,就算有批评,面对的也大都是没有什么行政级别的编剧、导演、演员,骂了也就骂了,就是面子挂不住,事主也不大可能挟私报复。总之一句话,这是权力介入较轻的两个领域,社会化、市场化程度相对较高,因此自由度也较高。为各样社论、时评殚精竭虑的李星文逮着这个机会,寻隙而出,把在时事评论中难以发挥的春秋笔法——影射、暗喻,用到了较高境界,轻松、畅快,有时还带着风趣,让阅读的人有相当快感。    李星文无疑是极认真的人,无论是电影抑或是数十集的电视剧,他都很认真看过,在此基础上,
  

大家都知道,在中国做评论有个绕不开的问题——语境问题,打一个不一定恰当的比方:比如说李承鹏的语境限度大概是《苹果日报》,韩寒的语境限度大概是《东方日报》,李星文的语境限度碍于他的公职,大概就只能在《北京青年报》之下打转。语境问题对评论最大的影响在哪儿?当然就是评论内容的自由度,是观点的犀利直率程度,甚至也会是文字的生动感及张力。我现在基本不愿写约稿,原因是,我总得要符合邀约媒体的语境要求,对我这自由散漫惯了、想哪儿写哪儿的人来说,这是件颇为难受的事。所以我基本是写博客,在自媒体上,想说什么说什么,能做到80%程度的直抒胸臆。
  

认识李星文多年,开始几年总觉得他跟我完全不是一路人,他是名门正派,少林武当,至少上二版的北青报知名社评人,整天拾掇关于国计民生的种种大事要务,影视评论仅是闲篇,偶一涉及,也是至大至刚,正经八百。    大家都知道,在中国做评论有个绕不开的问题——语境问题,打一个不一定恰当的比方:比如说李承鹏的语境限度大概是《苹果日报》,韩寒的语境限度大概是《东方日报》,李星文的语境限度碍于他的公职,大概就只能在《北京青年报》之下打转。语境问题对评论最大的影响在哪儿?当然就是评论内容的自由度,是观点的犀利直率程度,甚至也会是文字的生动感及张力。我现在基本不愿写约稿,原因是,我总得要符合邀约媒体的语境要求,对我这自由散漫惯了、想哪儿写哪儿的人来说,这是件颇为难受的事。所以我基本是写博客,在自媒体上,想说什么说什么,能做到80%程度的直抒胸臆。    李星文的影视评论风格近来有突变,那种“正儿八经”感逐渐被“自由捭阖”取代,“四平八稳”逐渐让位于“锋芒毕露”。我怀疑写疲了社论的李星文现在把写影视评论当成他化难受为爽、突破瓶颈、呼吸自由的最重要的管道。你把他写的那些社论跟他写的影视评论放在一起比较,有时候甚至难以相信两者出于同一人之手。用两个字描

李星文的影视评论风格近来有突变,那种“正儿八经”感逐渐被“自由捭阖”取代,“四平八稳”逐渐让位于“锋芒毕露”。我怀疑写疲了社论的李星文现在把写影视评论当成他化难受为爽、突破瓶颈、呼吸自由的最重要的管道。你把他写的那些社论跟他写的影视评论放在一起比较,有时候甚至难以相信两者出于同一人之手。用两个字描述——分裂,尽管这听起来不是比较悦耳的表扬,但这的确是实情。
  

绝不是人格分裂,而是不同语境限制导致的分裂。社评背后浮现出的是一个四十岁中年人的严谨、规矩、制式;影视评论背后则浮现的是一个心有余、力仍足的三张文艺青年的专业、细腻、张狂。当然,以性格、气质论,李星文的影视评论还没有到那种极端个人化、极致符号化的程度。他的文章还是尽量求客观,并不追求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语词效果,但很显然,在尺度上,影视评论中的李星文找到了机会放肆一把。 认识李星文多年,开始几年总觉得他跟我完全不是一路人,他是名门正派,少林武当,至少上二版的北青报知名社评人,整天拾掇关于国计民生的种种大事要务,影视评论仅是闲篇,偶一涉及,也是至大至刚,正经八百。    大家都知道,在中国做评论有个绕不开的问题——语境问题,打一个不一定恰当的比方:比如说李承鹏的语境限度大概是《苹果日报》,韩寒的语境限度大概是《东方日报》,李星文的语境限度碍于他的公职,大概就只能在《北京青年报》之下打转。语境问题对评论最大的影响在哪儿?当然就是评论内容的自由度,是观点的犀利直率程度,甚至也会是文字的生动感及张力。我现在基本不愿写约稿,原因是,我总得要符合邀约媒体的语境要求,对我这自由散漫惯了、想哪儿写哪儿的人来说,这是件颇为难受的事。所以我基本是写博客,在自媒体上,想说什么说什么,能做到80%程度的直抒胸臆。    李星文的影视评论风格近来有突变,那种“正儿八经”感逐渐被“自由捭阖”取代,“四平八稳”逐渐让位于“锋芒毕露”。我怀疑写疲了社论的李星文现在把写影视评论当成他化难受为爽、突破瓶颈、呼吸自由的最重要的管道。你把他写的那些社论跟他写的影视评论放在一起比较,有时候甚至难以相信两者出于同一人之手。用两个字描

 

在我们这个国度,李星文的幸福在于影视评论的尺度仅次于足球评论,足球评论骂个足协主席没问题,因主席最多也就是一正局级干部;而影视评论,就算有批评,面对的也大都是没有什么行政级别的编剧、导演、演员,骂了也就骂了,就是面子挂不住,事主也不大可能挟私报复。总之一句话,这是权力介入较轻的两个领域,社会化、市场化程度相对较高,因此自由度也较高。为各样社论、时评殚精竭虑的李星文逮着这个机会,寻隙而出,把在时事评论中难以发挥的春秋笔法——影射、暗喻,用到了较高境界,轻松、畅快,有时还带着风趣,让阅读的人有相当快感。
  

李星文无疑是极认真的人,无论是电影抑或是数十集的电视剧,他都很认真看过,在此基础上,很负责地发表观点。他的文字也有相当特色,某些习语、成语用得相当别致,不时予人“情理之中,意料之外”的感觉。他善于用文字总结、归纳、提炼,观影《一九四二》后提炼出的那句“冰凉入骨,温暖入怀”就相当经典,传播一时。
  

两种语境下的李星文,都是真实的李星文,一在职场,一在生活。我很不愿意把此视为中国知识分子的悲哀,因为这不像作序时该有的提法。祝愿李星文未来的影视评论更真我、更跳脱、更无碍,用陈寅恪的那句诗“自由共道文人身,最是文人不自由”作反比,李星文及李星文们的路还很长,很长。
  

是为序。很负责地发表观点。他的文字也有相当特色,某些习语、成语用得相当别致,不时予人“情理之中,意料之外”的感觉。他善于用文字总结、归纳、提炼,观影《一九四二》后提炼出的那句“冰凉入骨,温暖入怀”就相当经典,传播一时。    两种语境下的李星文,都是真实的李星文,一在职场,一在生活。我很不愿意把此视为中国知识分子的悲哀,因为这不像作序时该有的提法。祝愿李星文未来的影视评论更真我、更跳脱、更无碍,用陈寅恪的那句诗“自由共道文人身,最是文人不自由”作反比,李星文及李星文们的路还很长,很长。    是为序。 谭飞文(李星文影评集《我的影评不撒谎》序)

 
谭飞/文(李星文影评集《我的影评不撒谎》序)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16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