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谭飞

影视知道分子、导演、电视脱口秀主持人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仰恩出了个山大王  

2011-07-12 00:42:0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学生:不是200元吗?教师:230元。你们要凑够人数才200元。学生:有几个男生家里比较贫困,能否便宜点?教师:这已经是最低价了。学生:你便宜一点,就会多几个人要。教师:这已经是最低价了。如果你不愿意搞,我就去给你录成绩了。你9点半的时候,给我来个电话吧。我9点半就准备走。 ——上述对话发生在一所叫仰恩大学的高校,我最初还以为此对话为翻译体,诸如“搞”这些词完全是译者不愿“硬译”的结果,仰恩大学乃国外大学,因为仰恩听着跟波恩很接近。后来一查,才知道是土产福建的一所本科民办高校,Made in china。这对话细品又有点当年地下工作者向敌人买情报的调性,如《借枪》熊阔海:“(该情报)能不能便宜点。”日本人:“不行,不能便宜了,50块大洋,我马上就要走。” 仰恩大学有位英语教师,直接以“卖情报”的方式向学生宣布:“交钱不挂科”,如果不交钱,估计有三分之二学生拜关公甚至春春都没用,考卷上画把大×不及格。可能“卖情报”说法还过于文雅,这位据说已经66岁的老师更像《说唐》里四处跃马扬鞭的山大王,手握开山斧睥睨过客:“呔!此山为我开,此树是我栽,若想从此过,留下买路财!”当然每个朝代的用语不大一样,口音各异,但这并不妨碍我想像这位满嘴外国字母的老师通话时的霸气和神采。

完全异曲同工。他们为什么能在那个位置上敛财?共同原因是缺乏必要监督。他们为什么能敛到财?共同原因是他们的权力尽管小,但离油水足够近,且缺乏约束。没有监督的官员会犯错,管理失位的老师同样可能贪心大起。期盼“道德感化”会让每个人成为君子,这只是一愿望而已,现实的残酷会让这种预想粉身碎骨。 以前高校腐败多出在办公司、基建、人事、招生等等领域,眼下代表“温良恭谦让”的大学专业任课教师成了权力寻租的基层操办者,尽管该山大王来源于一座民办高校,尽管他只是一名退休返聘教师,但依然应该引起足够重视。更应该重视地是:在一切向钱看环境里,怎样让一个老师产生“伸手必被捉”的敬畏感?让学校遍布录音笔毕竟不是解决之道。 谭飞文 学生:不是 学生:不是200元吗?教师:230元。你们要凑够人数才200元。学生:有几个男生家里比较贫困,能否便宜点?教师:这已经是最低价了。学生:你便宜一点,就会多几个人要。教师:这已经是最低价了。如果你不愿意搞,我就去给你录成绩了。你9点半的时候,给我来个电话吧。我9点半就准备走。 ——上述对话发生在一所叫仰恩大学的高校,我最初还以为此对话为翻译体,诸如“搞”这些词完全是译者不愿“硬译”的结果,仰恩大学乃国外大学,因为仰恩听着跟波恩很接近。后来一查,才知道是土产福建的一所本科民办高校,Made in china。这对话细品又有点当年地下工作者向敌人买情报的调性,如《借枪》熊阔海:“(该情报)能不能便宜点。”日本人:“不行,不能便宜了,50块大洋,我马上就要走。” 仰恩大学有位英语教师,直接以“卖情报”的方式向学生宣布:“交钱不挂科”,如果不交钱,估计有三分之二学生拜关公甚至春春都没用,考卷上画把大×不及格。可能“卖情报”说法还过于文雅,这位据说已经66岁的老师更像《说唐》里四处跃马扬鞭的山大王,手握开山斧睥睨过客:“呔!此山为我开,此树是我栽,若想从此过,留下买路财!”当然每个朝代的用语不大一样,口音各异,但这并不妨碍我想像这位满嘴外国字母的老师通话时的霸气和神采。 200元吗? 黄四郎感叹张牧之:霸气外露,我也不得不感叹该年过六旬英语老师的霸气,但《让子弹飞》时代没有窃听器或录音笔一类东西,否则张牧之的具体霸气早就被黄四郎收集起来,相机一网打尽了,四郎不大可能落到最后碉楼坠地下场。现在不一样,霸气的英文老师跟学生的对话被聪明的学生弄成了音频,他的山大王面目完整暴露在学生和网民面前。这段讨价还价成了“反误了卿卿性命”的证据,仰恩大学不得不挥泪斩大王,将他扫地出门。 《中国青年报》说这位山大王老师一学期带六个班,假设每班四十人,共240学生,每人200—600元,一学期就能强要到至少五、六万的“买路钱”,虽然远比不上一小段高速公路过路费,但从高校这样的环境里能抠那么大一笔钱,也着实见出该山大王的生财有道。这事儿说明了一大新趋势:某些老师,已从主动暗示学生或家长送钱送礼,变成了以“不给及格”为要挟索钱,变隐性为显性,从软到硬,手段越来越直接狠辣。 教育部门会一如既往说:这样的大学老师只是一颗老鼠屎,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粥,这逻辑听起来实际上类似于:那些坏的东西在祖国永远是一小撮,达不到引起重视的程度,不用理会,他们不会影响高校整体教学管理水平。这是六十多年一贯的常态逻辑和用语。但我觉得,这个英语老师的肆无忌惮跟媒体披露的某些村村长、某些街道办主任敛财之道
教师: 学生:不是200元吗?教师:230元。你们要凑够人数才200元。学生:有几个男生家里比较贫困,能否便宜点?教师:这已经是最低价了。学生:你便宜一点,就会多几个人要。教师:这已经是最低价了。如果你不愿意搞,我就去给你录成绩了。你9点半的时候,给我来个电话吧。我9点半就准备走。 ——上述对话发生在一所叫仰恩大学的高校,我最初还以为此对话为翻译体,诸如“搞”这些词完全是译者不愿“硬译”的结果,仰恩大学乃国外大学,因为仰恩听着跟波恩很接近。后来一查,才知道是土产福建的一所本科民办高校,Made in china。这对话细品又有点当年地下工作者向敌人买情报的调性,如《借枪》熊阔海:“(该情报)能不能便宜点。”日本人:“不行,不能便宜了,50块大洋,我马上就要走。” 仰恩大学有位英语教师,直接以“卖情报”的方式向学生宣布:“交钱不挂科”,如果不交钱,估计有三分之二学生拜关公甚至春春都没用,考卷上画把大×不及格。可能“卖情报”说法还过于文雅,这位据说已经66岁的老师更像《说唐》里四处跃马扬鞭的山大王,手握开山斧睥睨过客:“呔!此山为我开,此树是我栽,若想从此过,留下买路财!”当然每个朝代的用语不大一样,口音各异,但这并不妨碍我想像这位满嘴外国字母的老师通话时的霸气和神采。 230元。你们要凑够人数才200元。
学生:不是200元吗?教师:230元。你们要凑够人数才200元。学生:有几个男生家里比较贫困,能否便宜点?教师:这已经是最低价了。学生:你便宜一点,就会多几个人要。教师:这已经是最低价了。如果你不愿意搞,我就去给你录成绩了。你9点半的时候,给我来个电话吧。我9点半就准备走。 ——上述对话发生在一所叫仰恩大学的高校,我最初还以为此对话为翻译体,诸如“搞”这些词完全是译者不愿“硬译”的结果,仰恩大学乃国外大学,因为仰恩听着跟波恩很接近。后来一查,才知道是土产福建的一所本科民办高校,Made in china。这对话细品又有点当年地下工作者向敌人买情报的调性,如《借枪》熊阔海:“(该情报)能不能便宜点。”日本人:“不行,不能便宜了,50块大洋,我马上就要走。” 仰恩大学有位英语教师,直接以“卖情报”的方式向学生宣布:“交钱不挂科”,如果不交钱,估计有三分之二学生拜关公甚至春春都没用,考卷上画把大×不及格。可能“卖情报”说法还过于文雅,这位据说已经66岁的老师更像《说唐》里四处跃马扬鞭的山大王,手握开山斧睥睨过客:“呔!此山为我开,此树是我栽,若想从此过,留下买路财!”当然每个朝代的用语不大一样,口音各异,但这并不妨碍我想像这位满嘴外国字母的老师通话时的霸气和神采。 学生:有几个男生家里比较贫困,能否便宜点?
教师:这已经是最低价了。
学生:你便宜一点,就会多几个人要。
教师:这已经是最低价了。如果你不愿意搞,我就去给你录成绩了。你9完全异曲同工。他们为什么能在那个位置上敛财?共同原因是缺乏必要监督。他们为什么能敛到财?共同原因是他们的权力尽管小,但离油水足够近,且缺乏约束。没有监督的官员会犯错,管理失位的老师同样可能贪心大起。期盼“道德感化”会让每个人成为君子,这只是一愿望而已,现实的残酷会让这种预想粉身碎骨。 以前高校腐败多出在办公司、基建、人事、招生等等领域,眼下代表“温良恭谦让”的大学专业任课教师成了权力寻租的基层操办者,尽管该山大王来源于一座民办高校,尽管他只是一名退休返聘教师,但依然应该引起足够重视。更应该重视地是:在一切向钱看环境里,怎样让一个老师产生“伸手必被捉”的敬畏感?让学校遍布录音笔毕竟不是解决之道。 谭飞文 点半的时候,给我来个电话吧。我9点半就准备走。

——上述对话发生在一所叫仰恩大学的高校,我最初还以为此对话为翻译体,诸如“搞”这些词完全是译者不愿“硬译”的结果,仰恩大学乃国外大学,因为仰恩听着跟波恩很接近。后来一查,才知道是土产福建的一所本科民办高校,Made in china 黄四郎感叹张牧之:霸气外露,我也不得不感叹该年过六旬英语老师的霸气,但《让子弹飞》时代没有窃听器或录音笔一类东西,否则张牧之的具体霸气早就被黄四郎收集起来,相机一网打尽了,四郎不大可能落到最后碉楼坠地下场。现在不一样,霸气的英文老师跟学生的对话被聪明的学生弄成了音频,他的山大王面目完整暴露在学生和网民面前。这段讨价还价成了“反误了卿卿性命”的证据,仰恩大学不得不挥泪斩大王,将他扫地出门。 《中国青年报》说这位山大王老师一学期带六个班,假设每班四十人,共240学生,每人200—600元,一学期就能强要到至少五、六万的“买路钱”,虽然远比不上一小段高速公路过路费,但从高校这样的环境里能抠那么大一笔钱,也着实见出该山大王的生财有道。这事儿说明了一大新趋势:某些老师,已从主动暗示学生或家长送钱送礼,变成了以“不给及格”为要挟索钱,变隐性为显性,从软到硬,手段越来越直接狠辣。 教育部门会一如既往说:这样的大学老师只是一颗老鼠屎,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粥,这逻辑听起来实际上类似于:那些坏的东西在祖国永远是一小撮,达不到引起重视的程度,不用理会,他们不会影响高校整体教学管理水平。这是六十多年一贯的常态逻辑和用语。但我觉得,这个英语老师的肆无忌惮跟媒体披露的某些村村长、某些街道办主任敛财之道。这对话细品又有点当年地下工作者向敌人买情报的调性,如《借枪》熊阔海:“(该情报)能不能便宜点。”日本人:“不行,不能便宜了,50块大洋,我马上就要走。”

黄四郎感叹张牧之:霸气外露,我也不得不感叹该年过六旬英语老师的霸气,但《让子弹飞》时代没有窃听器或录音笔一类东西,否则张牧之的具体霸气早就被黄四郎收集起来,相机一网打尽了,四郎不大可能落到最后碉楼坠地下场。现在不一样,霸气的英文老师跟学生的对话被聪明的学生弄成了音频,他的山大王面目完整暴露在学生和网民面前。这段讨价还价成了“反误了卿卿性命”的证据,仰恩大学不得不挥泪斩大王,将他扫地出门。 《中国青年报》说这位山大王老师一学期带六个班,假设每班四十人,共240学生,每人200—600元,一学期就能强要到至少五、六万的“买路钱”,虽然远比不上一小段高速公路过路费,但从高校这样的环境里能抠那么大一笔钱,也着实见出该山大王的生财有道。这事儿说明了一大新趋势:某些老师,已从主动暗示学生或家长送钱送礼,变成了以“不给及格”为要挟索钱,变隐性为显性,从软到硬,手段越来越直接狠辣。 教育部门会一如既往说:这样的大学老师只是一颗老鼠屎,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粥,这逻辑听起来实际上类似于:那些坏的东西在祖国永远是一小撮,达不到引起重视的程度,不用理会,他们不会影响高校整体教学管理水平。这是六十多年一贯的常态逻辑和用语。但我觉得,这个英语老师的肆无忌惮跟媒体披露的某些村村长、某些街道办主任敛财之道 

仰恩大学有位英语教师,直接以“卖情报”的方式向学生宣布:“交钱不挂科”,如果不交钱,估计有三分之二学生拜关公甚至春春都没用,考卷上画把大×不及格。可能“卖情报”说法还过于文雅,这位据说已经66 学生:不是200元吗?教师:230元。你们要凑够人数才200元。学生:有几个男生家里比较贫困,能否便宜点?教师:这已经是最低价了。学生:你便宜一点,就会多几个人要。教师:这已经是最低价了。如果你不愿意搞,我就去给你录成绩了。你9点半的时候,给我来个电话吧。我9点半就准备走。 ——上述对话发生在一所叫仰恩大学的高校,我最初还以为此对话为翻译体,诸如“搞”这些词完全是译者不愿“硬译”的结果,仰恩大学乃国外大学,因为仰恩听着跟波恩很接近。后来一查,才知道是土产福建的一所本科民办高校,Made in china。这对话细品又有点当年地下工作者向敌人买情报的调性,如《借枪》熊阔海:“(该情报)能不能便宜点。”日本人:“不行,不能便宜了,50块大洋,我马上就要走。” 仰恩大学有位英语教师,直接以“卖情报”的方式向学生宣布:“交钱不挂科”,如果不交钱,估计有三分之二学生拜关公甚至春春都没用,考卷上画把大×不及格。可能“卖情报”说法还过于文雅,这位据说已经66岁的老师更像《说唐》里四处跃马扬鞭的山大王,手握开山斧睥睨过客:“呔!此山为我开,此树是我栽,若想从此过,留下买路财!”当然每个朝代的用语不大一样,口音各异,但这并不妨碍我想像这位满嘴外国字母的老师通话时的霸气和神采。 岁的老师更像《说唐》里四处跃马扬鞭的山大王,手握开山斧睥睨过客:“呔!此山为我开,此树是我栽,若想从此过,留下买路财!”当然每个朝代的用语不大一样,口音各异,但这并不妨碍我想像这位满嘴外国字母的老师通话时的霸气和神采。

学生:不是200元吗?教师:230元。你们要凑够人数才200元。学生:有几个男生家里比较贫困,能否便宜点?教师:这已经是最低价了。学生:你便宜一点,就会多几个人要。教师:这已经是最低价了。如果你不愿意搞,我就去给你录成绩了。你9点半的时候,给我来个电话吧。我9点半就准备走。 ——上述对话发生在一所叫仰恩大学的高校,我最初还以为此对话为翻译体,诸如“搞”这些词完全是译者不愿“硬译”的结果,仰恩大学乃国外大学,因为仰恩听着跟波恩很接近。后来一查,才知道是土产福建的一所本科民办高校,Made in china。这对话细品又有点当年地下工作者向敌人买情报的调性,如《借枪》熊阔海:“(该情报)能不能便宜点。”日本人:“不行,不能便宜了,50块大洋,我马上就要走。” 仰恩大学有位英语教师,直接以“卖情报”的方式向学生宣布:“交钱不挂科”,如果不交钱,估计有三分之二学生拜关公甚至春春都没用,考卷上画把大×不及格。可能“卖情报”说法还过于文雅,这位据说已经66岁的老师更像《说唐》里四处跃马扬鞭的山大王,手握开山斧睥睨过客:“呔!此山为我开,此树是我栽,若想从此过,留下买路财!”当然每个朝代的用语不大一样,口音各异,但这并不妨碍我想像这位满嘴外国字母的老师通话时的霸气和神采。  

学生:不是200元吗?教师:230元。你们要凑够人数才200元。学生:有几个男生家里比较贫困,能否便宜点?教师:这已经是最低价了。学生:你便宜一点,就会多几个人要。教师:这已经是最低价了。如果你不愿意搞,我就去给你录成绩了。你9点半的时候,给我来个电话吧。我9点半就准备走。 ——上述对话发生在一所叫仰恩大学的高校,我最初还以为此对话为翻译体,诸如“搞”这些词完全是译者不愿“硬译”的结果,仰恩大学乃国外大学,因为仰恩听着跟波恩很接近。后来一查,才知道是土产福建的一所本科民办高校,Made in china。这对话细品又有点当年地下工作者向敌人买情报的调性,如《借枪》熊阔海:“(该情报)能不能便宜点。”日本人:“不行,不能便宜了,50块大洋,我马上就要走。” 仰恩大学有位英语教师,直接以“卖情报”的方式向学生宣布:“交钱不挂科”,如果不交钱,估计有三分之二学生拜关公甚至春春都没用,考卷上画把大×不及格。可能“卖情报”说法还过于文雅,这位据说已经66岁的老师更像《说唐》里四处跃马扬鞭的山大王,手握开山斧睥睨过客:“呔!此山为我开,此树是我栽,若想从此过,留下买路财!”当然每个朝代的用语不大一样,口音各异,但这并不妨碍我想像这位满嘴外国字母的老师通话时的霸气和神采。 黄四郎感叹张牧之:霸气外露,我也不得不感叹该年过六旬英语老师的霸气,但《让子弹飞》时代没有窃听器或录音笔一类东西,否则张牧之的具体霸气早就被黄四郎收集起来,相机一网打尽了,四郎不大可能落到最后碉楼坠地下场。现在不一样,霸气的英文老师跟学生的对话被聪明的学生弄成了音频,他的山大王面目完整暴露在学生和网民面前。这段讨价还价成了“反误了卿卿性命”的证据,仰恩大学不得不挥泪斩大王,将他扫地出门。

 

《中国青年报》说这位山大王老师一学期带六个班,假设每班四十人,共240 黄四郎感叹张牧之:霸气外露,我也不得不感叹该年过六旬英语老师的霸气,但《让子弹飞》时代没有窃听器或录音笔一类东西,否则张牧之的具体霸气早就被黄四郎收集起来,相机一网打尽了,四郎不大可能落到最后碉楼坠地下场。现在不一样,霸气的英文老师跟学生的对话被聪明的学生弄成了音频,他的山大王面目完整暴露在学生和网民面前。这段讨价还价成了“反误了卿卿性命”的证据,仰恩大学不得不挥泪斩大王,将他扫地出门。 《中国青年报》说这位山大王老师一学期带六个班,假设每班四十人,共240学生,每人200—600元,一学期就能强要到至少五、六万的“买路钱”,虽然远比不上一小段高速公路过路费,但从高校这样的环境里能抠那么大一笔钱,也着实见出该山大王的生财有道。这事儿说明了一大新趋势:某些老师,已从主动暗示学生或家长送钱送礼,变成了以“不给及格”为要挟索钱,变隐性为显性,从软到硬,手段越来越直接狠辣。 教育部门会一如既往说:这样的大学老师只是一颗老鼠屎,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粥,这逻辑听起来实际上类似于:那些坏的东西在祖国永远是一小撮,达不到引起重视的程度,不用理会,他们不会影响高校整体教学管理水平。这是六十多年一贯的常态逻辑和用语。但我觉得,这个英语老师的肆无忌惮跟媒体披露的某些村村长、某些街道办主任敛财之道学生,每人200—600元,一学期就能强要到至少五、六万的“买路钱”,虽然远比不上一小段高速公路过路费,但从高校这样的环境里能抠那么大一笔钱,也着实见出该山大王的生财有道。这事儿说明了一大新趋势:某些老师,已从主动暗示学生或家长送钱送礼,变成了以“不给及格”为要挟索钱,变隐性为显性,从软到硬,手段越来越直接狠辣。

黄四郎感叹张牧之:霸气外露,我也不得不感叹该年过六旬英语老师的霸气,但《让子弹飞》时代没有窃听器或录音笔一类东西,否则张牧之的具体霸气早就被黄四郎收集起来,相机一网打尽了,四郎不大可能落到最后碉楼坠地下场。现在不一样,霸气的英文老师跟学生的对话被聪明的学生弄成了音频,他的山大王面目完整暴露在学生和网民面前。这段讨价还价成了“反误了卿卿性命”的证据,仰恩大学不得不挥泪斩大王,将他扫地出门。 《中国青年报》说这位山大王老师一学期带六个班,假设每班四十人,共240学生,每人200—600元,一学期就能强要到至少五、六万的“买路钱”,虽然远比不上一小段高速公路过路费,但从高校这样的环境里能抠那么大一笔钱,也着实见出该山大王的生财有道。这事儿说明了一大新趋势:某些老师,已从主动暗示学生或家长送钱送礼,变成了以“不给及格”为要挟索钱,变隐性为显性,从软到硬,手段越来越直接狠辣。 教育部门会一如既往说:这样的大学老师只是一颗老鼠屎,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粥,这逻辑听起来实际上类似于:那些坏的东西在祖国永远是一小撮,达不到引起重视的程度,不用理会,他们不会影响高校整体教学管理水平。这是六十多年一贯的常态逻辑和用语。但我觉得,这个英语老师的肆无忌惮跟媒体披露的某些村村长、某些街道办主任敛财之道 

黄四郎感叹张牧之:霸气外露,我也不得不感叹该年过六旬英语老师的霸气,但《让子弹飞》时代没有窃听器或录音笔一类东西,否则张牧之的具体霸气早就被黄四郎收集起来,相机一网打尽了,四郎不大可能落到最后碉楼坠地下场。现在不一样,霸气的英文老师跟学生的对话被聪明的学生弄成了音频,他的山大王面目完整暴露在学生和网民面前。这段讨价还价成了“反误了卿卿性命”的证据,仰恩大学不得不挥泪斩大王,将他扫地出门。 《中国青年报》说这位山大王老师一学期带六个班,假设每班四十人,共240学生,每人200—600元,一学期就能强要到至少五、六万的“买路钱”,虽然远比不上一小段高速公路过路费,但从高校这样的环境里能抠那么大一笔钱,也着实见出该山大王的生财有道。这事儿说明了一大新趋势:某些老师,已从主动暗示学生或家长送钱送礼,变成了以“不给及格”为要挟索钱,变隐性为显性,从软到硬,手段越来越直接狠辣。 教育部门会一如既往说:这样的大学老师只是一颗老鼠屎,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粥,这逻辑听起来实际上类似于:那些坏的东西在祖国永远是一小撮,达不到引起重视的程度,不用理会,他们不会影响高校整体教学管理水平。这是六十多年一贯的常态逻辑和用语。但我觉得,这个英语老师的肆无忌惮跟媒体披露的某些村村长、某些街道办主任敛财之道教育部门会一如既往说:这样的大学老师只是一颗老鼠屎,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粥,这逻辑听起来实际上类似于:那些坏的东西在祖国永远是一小撮,达不到引起重视的程度,不用理会,他们不会影响高校整体教学管理水平。这是六十多年一贯的常态逻辑和用语。但我觉得,这个英语老师的肆无忌惮跟媒体披露的某些村村长、某些街道办主任敛财之道完全异曲同工。他们为什么能在那个位置上敛财?共同原因是缺乏必要监督。他们为什么能敛到财?共同原因是他们的权力尽管小,但离油水足够近,且缺乏约束。没有监督的官员会犯错,管理失位的老师同样可能贪心大起。期盼“道德感化”会让每个人成为君子,这只是一愿望而已,现实的残酷会让这种预想粉身碎骨。

 

完全异曲同工。他们为什么能在那个位置上敛财?共同原因是缺乏必要监督。他们为什么能敛到财?共同原因是他们的权力尽管小,但离油水足够近,且缺乏约束。没有监督的官员会犯错,管理失位的老师同样可能贪心大起。期盼“道德感化”会让每个人成为君子,这只是一愿望而已,现实的残酷会让这种预想粉身碎骨。 以前高校腐败多出在办公司、基建、人事、招生等等领域,眼下代表“温良恭谦让”的大学专业任课教师成了权力寻租的基层操办者,尽管该山大王来源于一座民办高校,尽管他只是一名退休返聘教师,但依然应该引起足够重视。更应该重视地是:在一切向钱看环境里,怎样让一个老师产生“伸手必被捉”的敬畏感?让学校遍布录音笔毕竟不是解决之道。 谭飞文 以前高校腐败多出在办公司、基建、人事、招生等等领域,眼下代表“温良恭谦让”的大学专业任课教师成了权力寻租的基层操办者,尽管该山大王来源于一座民办高校,尽管他只是一名退休返聘教师,但依然应该引起足够重视。更应该重视地是:在一切向钱看环境里,怎样让一个老师产生“伸手必被捉”的敬畏感?让学校遍布录音笔毕竟不是解决之道。

 

谭飞/文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